设为首页|网站地图

24小时新闻热线:028-85158585 违法和不良信息、虚假新闻举报:028-85327203

互联网搜索 本站搜索

原则

证明

  

或曰无聊才读书,我是放假才读书。这个假期首先吸引住我眼球的是一篇发表于《大西洋月刊》2015年10月号上的题为《休谟和佛陀:我对西方启蒙运动之东方根源的追寻是怎样或已解决了一个哲学的谜题和结束了我的中年危机的》的文章。作者用新闻人的笔法,将个人生活之跌宕起伏巧妙地寄寓于学术生涯之探索精进之中,一遍读罢,觉得妙趣横生,天下故事原来都是无巧不成书,挖掘出来竟然可以如此峰回路转,引人入胜的;然而,回味再三,似又觉得天下事虽常匪夷所思,但哪能都如此这般地巧合人意呢?或许,天下好事都不是被素心人偶然发现的,而多半是被有心人刻意构建出来的,别人只要将故事构建的巧妙一些,我们就统统信以为真了。这篇文章对休谟之佛缘所做的上穷碧落下黄泉式的学术追踪貌似凿凿有据,但它终归不过是构建出来的有关东西文化交融的一段好事,从中我能隐约品出了一丝“东方主义”的怪味。